投稿邮箱:lycmnews@126.com

大疆与道通智能海外残酷内斗 揭开专利江湖尴尬之争
发布时间:2018-09-19 15:18:13   来源:环球时报   评论

中国企业在海外的残酷内斗,揭开不光彩的内幕

来源 :补壹刀

美国Autel Robotics(道通智能)公司不久前向美国际贸易委员会提出申请,要求美方向中国无人机生产企业大疆发起337调查,如调查成立,美国可能对大疆下禁售令。

这条新闻近来刺激了中国舆论。

由于道通智能实为深圳企业道通科技董事长李红京的个人产业,此次事件可以看做是一家中国企业的子公司要求美国政府对另一家中国公司实施制裁。

在中美贸易战正酣的大背景下,联想与华为的5G大会投票疑云尚未散尽,中国企业在国外又闹这样一出,其带给中国人的观感可想而知。

作为无人机界的“iphone”,大疆取得的成绩是硬邦邦的。其在美国市场占据第一,以线下市场份额77.2%的绝对优势超出其他所有品牌份额3倍以上,在欧洲和澳洲也发展很快。

并且,不同于前段时间陷于舆论风波的某电脑品牌,大疆的国内外定价一碗水端平,对国内甚至有所倾斜。其消费级无人机大约80%的收入来自中国内地以外的市场。这让大疆在中国舆论场中树立了不错的形象。

在美国国内日益向警惕中国方向倾斜的时刻,大疆也难独善其身。在一张大疆无人机勇闯白宫的照片引起轩然大波后,麻烦接踵而至。

先是去年8月美国陆军副参谋长在一份陆军备忘录中提出指示,“停止使用并卸除所有大疆应用程序,从设备中删除所有电池/存储介质,保护设备以待后续指令”。

后是去年年底,美国移民海关执法局驻洛杉矶办事处在一份备忘录中,指控大疆的无人驾驶飞机正在搜集美国敏感情报,并提供给中国;而中国则可以“利用这种情报对美国及美国人进行实地或网络攻击”。

在美国可能面临的不利局面,给大疆添了不少同情分。在很多人看来,大疆作为一家民族企业,好不容易创造了这么好的一个局面,道通智能作为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公司,在这个大背景下竟要给早已虎视眈眈的美国政府送炮弹,把这个局面给搅黄了,这不是不讲大局吗?“带路党”“汉奸”“卖国贼”“资本无祖国”“背后捅刀透心凉”,各种批评纷纷而来。

然而,事情真就这么简单?

“是大疆先动的手”

大疆与道通智能之间的恩怨,并非一天两天的事,对此,北京青年报、界面新闻、观察者网等诸家媒体前次都作了非常清晰的调查和整理。

综合多家媒体的报道,2014年下半年,大疆内部遭遇一场人员管理危机,不少老员工因年轻的大学毕业生被提升为骨干而出走。有内部人士爆料,在这部分员工中,有一些最终进入了新成立的道通智能,还把一些技术细节带入到新公司,这引发了大疆方面的强烈不满。

也正是从2015年开始,大疆对道通智能发起专利战。

大疆首先向深圳市中院起诉道通智能无人机侵害外观设计专利。在起诉书中,大疆方面提出,道通在美国的子公司公布的“联系我们”中的地址、电话及传真都是其在深圳的总部地址,而并非是美国方面。这说明道通在美国方面的子公司只是类似“壳”的设置。

但深圳市中院驳回了大疆全部诉讼请求。法院认为,大疆“指控道通科技公司制造被控侵权产品成立”,但其“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道通科技公司在中国境内实施了许诺销售的行为”。

“道通智能公司系道通科技公司的子公司,两者注册地址相邻,大疆公司仅凭两者对外提供的联系地址一致就认为二者混同经营,共同侵权依据不足,对其该项主张,一审法院不予采纳。”

但大疆不服判决,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2016年7月6日,广东高院开庭审理,确认一审查明的基本事实属实。并最终在2017年3月20日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国内起诉不成,两家公司的战场又摆到了国外。

2016年1月30日,德国纽伦堡国际玩具展上,大疆利用保护相同外观设计的欧盟专利申请了临时禁令,从而查封了道通智能在展会上的摊位。道通最后以现金支付了一定金额的担保金,但具体金额未知。

2016年8月,大疆在美国特拉华州起诉道通智能,涉诉专利包括一件外观设计专利以及另外3个发明专利,涉及多旋翼无人机的上下壳体一体化结构等。其中,涉诉的美国外观专利跟在深圳中院涉诉的外观专利保护的是同一个外观设计。

与此同时,大疆还以道通智能侵犯外观设计为理由,向当地法院申请了临时禁令。但2017年2月10日,特拉华州法官否决了大疆的临时禁令请求。

道通智能负责人说,就这个外观设计的专利,深圳法院已经驳回了诉讼,但大疆还在世界各地继续对他们发起诉讼。

2017年5月,大疆又在美国华盛顿西区联邦地区法院起诉道通智能。随后,上述两起案件合并审理,目前还未有结论。

2017年6月和7月,针对3个涉诉美国发明专利的中国同族专利,道通在中国分别提交了2起专利无效宣告请求。2018年2月和4月,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分别作出无效判决,分别宣布两个专利无效。

随后,大疆针对这两个判决在北京市知识产权法院起诉了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要求北京市知识产权法院撤销专利复审委员会的这两个无效判决。

多年的诉讼让道通智能付出了什么?他们自己说是“苦不堪言”“损失上亿”,就像“一个小孩被一个体量很大的人掐着脖子,很快就要死了”。

也因为这个原因,道通智能对外界的“卖国”指责直拨楞脑袋:“我们诉讼的节奏一步一步踩到中美贸易战上来了,确实踩得不好,就好像一脚踩到泥水里去了,一身都是水了,有苦都说不清了”。

“从来没有想过会跟这种国际的形势结合在一起,只要有道理就可以诉讼啊,难道因为两个企业都来自中国,你损害了我的利益时,我就要忍一忍,不能起诉吗?”

看得出来,道通智能有点气上头了。

他们回敬大疆的手段也不光彩。

专利这片江湖

北京青年报、观察者网等媒体调查发现,此次道通智能向美国政府提请的337调查,基于的三项专利中的两项,174号、184号,不是道通智能最初申报的,而是从别的公司手里购得的。其中,174号专利于2008年6月4日申请,2011年被授予,当时道通还没成立。这个专利到2018年4月道通在美国纽约起诉大疆时才转到道通智能名下。

有内部人士表示,这两个专利是道通智能特意买来起诉大疆的,“国际上有许多这种专利贩子,会专门购买一些专利打官司”。

从事专利研究的专家告诉刀哥,这在国际上有个讲头叫“专利蟑螂公司”。他们本身不制造任何产品,而是先去市场上调查在售产品有没有申报相关专利,如果没有的话,就会去检索库里检一下,有没有这种专利,是不是在个人手上,如果没有得以实施的,就把专利收购过来。

他们可以转手卖掉,也可以群发律师函给所有可能侵权或者看上去侵权的公司,碰上有的公司心虚,就可能支付专利使用费。

专利这趟子水啊,真不浅。

以往在生产型、实体型企业独领风骚的时候,企业间竞争的主要方式是打价格战、营销战、渠道战。随着高科技企业、互联网企业的崛起,产品创新和技术研发日益成为关键,竞争方式也变为了技术战、专利战,尤其专利,是未来高科技企业竞争的重点。

为了在专利战中抢得胜机,这玩法就多了。比如,科技公司会围绕核心专利修建“专利墙”,这些外围专利数量庞大,鱼龙混杂。这样做有两个好处:在防御中,即便竞争对手提起专利诉讼,也必须先把外围的“专利墙”拔除后,才能否决自己的核心专利。在进攻中,可以拿含金量有限的外围专利去当敲门砖,即便在诉讼中,外围专利被法院否决,造成的损失也在可控范围内。

再比如,专利有提前公布与延后公布,如果是延后公布,等于埋个雷给竞争对手,让对手根本看不到自己在申报哪方面的研究。

再比如,特斯拉之前放弃了很多专利授权,这些专利可能是比较基础性的、快要淘汰了的技术。特斯拉的目的是让更多企业进入电动车行业,用他已经废弃的专利,来保证自己在行业中的领先位置。

我们局外人今天看到大疆与道通智能为专利这般你死我活,但局内人其实谁也不傻。大多数公司因专利对簿公堂,除非铁证如山,双方都不会轻易拿自己的核心专利出来打官司,因为一旦诉讼不成,对方就可以否决自己的专利。

公司会堆积不少“垃圾专利”“注水专利”来投石问路,打赢了自然好,打不赢也没什么大损失,还可以炒作一番。

比如2016年,三星与华为发生专利纠纷,三星宣称华为手机和平板电脑侵犯了三星持有的六项专利。然而,这六项专利的含金量实在有限。

比如六项专利中的“扩展物理下行链路控制信道”。名字挺唬人,其实就是比如说电脑只有一个USB口,可以外接一个一拖四的外设,这样在计算机用户看来USB通道的数量就好像被“扩展”了一样。

这样的官司,早已褪去了保护知识产权的初衷,变成了专利流氓的工具。谁也不会真的在这种官司中刺刀见红,大多是最终握手言和,或者一方面赔钱了事。

这多像古代那些“绿林”“山头”与“镖局子”的关系,既相互牵制,又相互利用,相绊相生。

尴尬的战争

然而大疆与道通智能整的这一出,能不能以“你看人家三星和苹果不也天天这么打,就是专利江湖的江湖事”来下个评判?

刀哥以为不能。

这场战争,尴尬处有三:

其一,大疆与道通智能这么多年来来回回,始终围绕外观专利纠纷,而外观是专利权当中保护最不稳定的一个专利类型。也就是说,两家造无人机的高科技公司相斗这么多年,一直保持在王老吉与加多宝争夺谁是正宗红罐凉茶的层次。

当然不能否认两家有上文提到的以外围专利投石问路的考虑,但有技术专家告诉刀哥,行内人心里都清楚,现在中国无人机行业跟智能手机业一样,大量元器件由上游厂商供应。企业只扮演类似联想或者小米那样的整机装配角色,可能在一些地方有自己写的代码。但核心技术、控制器芯片还掌握在国外厂商手里。

不掌握核心技术,是中国科技公司的发展之痛。如果争来争去,真的只能争个红绿罐子,刀哥就得为两家脸红了。

其二,坦率地说,大疆这样的企业,在同行眼里是非常霸道,非常强势的,这体现在市场占有方面,是大鱼小鱼甚至虾米都一扫而光,基本上不给其他企业留口饭吃。道通智能负责人的表态,也可以侧面提供一个参考:大疆在一个行业垄断了很久,也打压了很多小的企业。 道通智能“2年前将这部分业务(无人机)分出去的时候,本来发展还是蛮好的,我们有了很多自己的东西,结果大疆搞了一次降价,然后又诉讼,很多东西确实是有点困难。”

大疆是中国科技新贵中口碑相对好的一家,也难以避免在业内有这样的议论。当然,在商言商,不能以道德标准衡量企业的商业行为,但想想近来另一家陷入舆论风波的网约车公司,大企业的责任和边界,不仅仅是道德问题啊。

其三,都什么时候了,中国企业间的内斗是不是也该停一停了。

毋庸讳言,从国内的腾讯与360,淘宝与京东;到国外的华为与中兴,南车与北车,中国企业似乎特别长于内斗。这固然有竞争企业间同质化严重,优势劣势高度重合的因素,但中国企业的思路与格局,是不是应该来一个大升级?

刀哥在写作本文的时候所咨询的专家,基本都给出了这样一个建议,中国企业走出去不能再各自为战、相互拆台。尤其在专利上,应考虑建立专利池,各家间相互授权。

当年日本企业准备进中国前,就商量好了要抱团,所有企业拿出专利来做一个专利池,同时享有专利,专利少的给专利多的出钱,同时政府赞助一部分,大家统一出海,对解决售后覆盖,面对其他竞争对手都有好处。

看看日本,再看看我们自己。随着走出去的步伐,一些中国企业在海外发展得不错,但这不能演变为“中国人就打中国人”的局面,斗则两败俱伤、和则共同赢利。这场尴尬的战争,该停一停了。

(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感谢铁流、沈东平及奥卡姆剃刀对本文提供的帮助)

责任编辑:赵阳

相关热词搜索:通智 专利 江湖

上一篇:央视调查:捏造项目、监守自盗 爆雷P2P背后乱象
下一篇:最后一页

《旅游传媒网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旅游传媒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旅游传媒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旅游传媒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XXX(非旅游传媒网)提供”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其真实性负责。

统一邮箱:lycmnews@126.com 在线QQ:1327821137
旅游传媒网 版权所有